一个徘徊于文于画之间的初中生。
最近忙于学业,貌似转载比较多。
为了梦想,为了我的故事。
活着?活着。

用绳命诠释薛定谔的更新
入坑慎重
追更更加

但还是小迷妹。

没事作个死,神清又气爽

脑子有那么一点毛病的我(望天/)

来呀造作啊不怕啊!

@幽 吹爆她(づ′▽`)づ
不接受任何反驳

人好求勾搭,已有专属文手and画手。

但你还是可以勾搭我,随便来聊聊天呗~

有人吗?

昨天晚上的故事接龙

我从噩梦中惊醒,一睁开眼,就看见有个人在坐我床尾。

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做什么。

——

我没有立即起身,事实上,除了刚刚猛地醒来时动静大了点,我还像死一样躺在床上。

随后我装作迷糊地扭动几下,把头埋进枕头,便不发出更多声音了。

虽说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发现我醒了,但太早暴露还是不大妥当,希望不是什么麻烦事。

——

等等,为什么感觉哪里不对!

他/她手头上拿的是个啥!?

我的零食吗?!!!

混蛋!

放开那个零食让我来!

我一着急,就坐了起来。

那个人显然是感觉到了我起身时的动静,回过头来。

——

好吧……我才觉嗓子越发干燥,像是哑的说不出话了一样。就知道自己不是个镇静的人。

“嗯……”我捏紧了身下的床单,抿了一口唾沫,试图勾起嘴角,但实际效果不得而知了,“大哥你是来偷窃的吗?无论怎样放下我干粮好嘛?我不报警,就当你没来过。”

——

然后我看见那人努力吞咽了一下,开口了:“抱歉了啦小姐姐,可是我现在是真的饿了呢。”

啊,真是好听的少女音呢。

少女你好,少女再见。

我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那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嗯,这真是个好问题呢。

蠢到我自己都心知肚明。

毕竟就剩这点智商了……

——

于是为了显出主人的气度,我挑了挑眉,弯起一边嘴角,露了个意味不明的笑,并且自己也搞不懂这个笑的含义了:“你谁?我们认识吗?你从哪进来的?正门窗户还是天台?”

张着嘴思索了片刻,在“不知道随便进别人家是私闯民宅”和另一句话中选了后者:“你遇到了什么事吗?”

——

她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

“小姐姐你忘了我吗?”

什么啊!怎么回事啊!这是什么狗血发展呀!功成名就后抛妻弃子吗?(什/

“啊。啊?”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两个字完美的表达出了次时我的内心活动。

个屁咧!

——

我的表情定格在了一个微妙的瞬间。

每个人还是了解自己的,比如说我还是十分有自知之明并且很坦然的承认自己说谎圆不回来。

于是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沉默地下床,似乎不经意一抬眼:“不好意思,不记得了。”

我压下心中的暗波汹涌,压下脑内的千丝万绪,反手摸索着去拿床头柜书下应该压着的水果刀。

“能解释一下吗?”

——

对方立刻变了脸。

话说这黑灯瞎火的我是怎么看见对方的脸色的哦!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摁住了我的手。

果然,被发现了吗?

还没等我细想,她已经有了下一步动作。

她开了灯。

灯光照亮了我错愕的面孔,也照亮了你360º无死角的美(并不/

哦,是阿希娅啊。

真巧呢,我上个月才参加过你的葬礼。

哟!!!!

诈尸哟!!!

哎呀妈呀!

吓死宝宝了!

——

我觉得我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

不过极限是逼出来的。我面无表情地伸手穿过她两手的间隙,堂而皇之地握住那把水果刀,拿书桌上那个并不想去碰的苹果削了起来。

阿希娅看过来,往这边走了几步,还在慢慢逼近,我似乎是已经被吓得本能反应了,表情失控的一刹那我已经稳当地坐在椅子上,左手吊着刀,右手掐着苹果,于是恢复理智的我又是一个深沉地抬眼。

“你还好吗?”

我把“我们好像不熟,心态爆炸找人偿命别找我”给硬生生咽了下去。

稍微思索了一下,猛然回想起她说过她很饿,于是把苹果递了过去。

“吃吧,据说不削皮有营养。”

我看着红烈烈的苹果初出神。

“我也算,物归原主了吧。”

——

“你什么时候欠了我个苹果?”

阿希娅式懵逼/

“去年圣诞,你嚷着要我送你礼物,我当时手头上什么都没有,就说送你个苹果。结果我还没洗,你就被叫去执行任务了。”

我说着就想起了以前的事。

“……”

“其实,我当时就是想要你的一个吻……”

我愣住了。但想了想又接到:“呵,也是。交往一年半连个吻都没有……”

我顺势将水果刀一插,抓起她的衣领就亲了上去。

阿希娅到也不傻,只愣了一瞬就明白了。转而搂住我的脖子逐渐施力。

这是我欠她的……

——

这个吻并不短暂。

但终究结束了。

阿希娅还没有放开我,两条细胳膊紧紧交叠着,好似像要禁锢住我。我挣扎两下,未果,在认定她并不会掐死我时我把头搁在她的肩上。

“为什么回来了?”我左手护上她的腰肢,右手还拿着那个苹果,心里好像在思索什么,但始终想不清有什么要思考的。

我没有感到多烦躁,心里甚至平静的有些不可思议。

把苹果递到嘴边张着嘴大咬一口,仿佛拖着时间让它更长久一些,耳朵忽的擦过阿希娅的耳廓,炸出一片细小的绒毛。

最终只是轻笑出声。

“想我了吗。”

——

“没有。”

我死目的回答到。

就好像当初在战场上被敌军一炮轰掉半个脑袋的人不是我一样。

本来就不是我……

是我们。

阿希娅的突然叛变人让我们全军覆没。

没有一个幸存者。

我的镰刀将她的身体劈成两半。

她的巨炮将我的头颅轰掉半边。

我们依旧相亲相爱。

我从来都知道。

她也出来没向我隐藏过什么。

就像她永远是饿着,我永远也记不住一样。

“你是谁?”

——

“谁知道呢。”

清清冷冷的调子。

“难道你能定义你是谁吗?”

我思索般垂下眼帘,把嘴里嚼了一段时间的苹果渣“呸”一声吐了出来。

然后猛地发力,肩膀一甩把阿希娅的胳膊甩掉。

“你死了。”我出声,像是下了判决。眼睛紧紧盯着她,手腕用力,苹果划出一道弧线,稳稳当当地落在垃圾桶里。

“被咬过的苹果,还是别吃了吧。”

她没回答。

于是我挑了挑眉,做出和她一样的笑,狠戾乖张。

“其实我也是死了的。”

——

“背叛吾主的下场,永生永世与我一同被困于此。”

我看向她:“你忘了吗?”

“遗忘的是你呀。”

阿希娅笑的令我安心,说出来的话令我寒心。

“我们,明明没有死。”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我知道你会来,我也知道你永远都饿。床头里的零食是我专门为你留的。”

你在说什么?

“我……”

阿希娅想要说点什么。

然后闹钟响了。

我醒了。

猛的从床上弹起来,身旁的阿希娅迷瞪瞪的起身问我出了什么事。

我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她。

“湫”的亲了上去,然后再揪在她的脸用力。

果然还是现实好。

我想。

然后丢下泪眼汪汪的阿希娅就继续睡了。

明明只是两个普通的现充,想那么多干啥。

赶紧睡回笼觉啦。

——

我从噩梦中惊醒。

床尾有个人。

挣扎了下,伸手去按床头的开关。“阿希娅,几点了?”

她停下去翻柜子里零食的动作回头看我:“你可真能睡的,我早上出门到回家你都没醒过是嘛?”

她眼神游离了一下,再次盯着我。

“想我了吗。”

“并没有。”

我耸耸肩,伸手去拿压在书下的水果刀,然后起身绕到书桌前。

“你为什么要把刀放在这么奇怪的地方。”她见我没有回答的意思,便绕回主旨,“我饿了。”

我把书桌上摆的端正的红苹果给她,真奇怪,像是特别为这时候而准备的。

“哪来的苹果。”她接下了。

“谁知道呢,”我笑笑,“或许是上个圣诞节的。”

“说什么呢。”她咬了一口苹果,看我神情有些古怪。

我抬眼看她,簌的一下笑了。

“阿希娅,你可不要做什么我们都承受不来的事。”

她也看着我了,露出和我一样的笑。

“自是当然,你也一样。”

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弱点啊。




第一段是我开的,第二段是 @幽 ♡

接下来交替

全文2000多字,写完后普天同庆呀。

(感慨/

夸她 @幽 

评论(5)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