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徘徊于文于画之间的初中生。
最近忙于学业,貌似转载比较多。
为了梦想,为了我的故事。
活着?活着。

用绳命诠释薛定谔的更新
入坑慎重
追更更加

但还是小迷妹。

没事作个死,神清又气爽

脑子有那么一点毛病的我(望天/)

来呀造作啊不怕啊!

@幽 吹爆她(づ′▽`)づ
不接受任何反驳

人好求勾搭,已有专属文手and画手。

但你还是可以勾搭我,随便来聊聊天呗~

有人吗?

宇智波斑拒绝告白

暗示效应。在文末会有解释

不正经文风

一发完

▲斑柱斑▲▲▲

至于到底是斑柱还是柱斑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极度ooc史诗级的ooc

▲人物心理描写魔改系列

▲幼儿园文笔

我就是个傻子!

▲私设终结之谷后柱间结婚(对不起小女真的不知道火影的时间线到底是要闹那样了)

orz

▲人物属于岸本老爷子,ooc属于我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么我们开始吧。













“泉奈,我觉得柱间喜欢我。”宇智波族的现任族长——宇智波斑向他唯一存活的弟弟——宇智波泉奈说到。

泉奈吓了一跳,手一松,茶壶掉在了地上。

不过好在茶壶里没有水,所以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就看着茶壶在地上滚啊滚,滚啊滚。

一直这么看着。

好吧其实茶壶没有滚多久就停下来了,但是宇智波两兄弟还是一直盯着茶壶,就好像它还在滚一样。

外面的蝉一声声的拉着。知————知————

茶壶没有在滚,就像千手柱间没有喜欢宇智波斑一样的。

唯一的区别就是茶壶有滚过,而千手柱间从来没有过罢了。

无论是滚还是喜欢。

“哥你还好吗?没发烧吧?”泉奈把手伸了过来。

斑不留痕迹的躲开了泉奈带着诡异眼神的关心,但还是回了句谢谢。

毕竟是亲弟弟。

“泉奈我没事,我就是觉得柱间喜欢我。”

“千手的那个?”

“嗯。”

“不是竹取或者宇智波的?”

“你见过哪个宇智波叫柱间?”

“我去叫族医……”

折腾了一番后,泉奈说有事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斑的房间。

独留下斑一个人在屋中叹气。

一段时间后,斑在闲聊时跟火核聊起了这事。

“……”

“话说族长大人你真的不打算去告白吗?”

“不打算。”

“我相信千手族长也会接受你的。如果你俩是互相暗恋的话。”

“不打算。”

“没关系的族长,不用担心舆论,就算有我相信泉奈大人也会很乐意和我一起压下去的。”

“不打算。”

“哎难道族长您不喜欢千手族长?”

“……”

“不清楚,但要是他先告白的话我想我会接受的。”

“我看出来了,族长你就是个傲娇。呃,只傲,不娇。”

“傲娇……是什么?”

“……”

“族长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火核的退场方式几乎与泉奈一模一样,但这次斑在房间里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想知道傲娇是什么。

于是就去问了几个族人。

顺便提了一下和火核的谈话内容。

最后斑知道了傲娇的意思,还顺便被科普了其他的杂七杂八的鬼玩意,而且千手柱间喜欢斑这件事也在族里传开了。

虽然我们并不是特别清楚上面这两件事的关联究竟有多么扭曲。

在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千手柱间都觉得宇智波族人看他的眼神有点复杂。

像是对胆小鬼的藐视和莫名其妙的同情。哦,有些女孩还带着点兴奋。

然而他又由于身份而不方便去问,也就没怎么去管了。只当做别族在宇智波那里对他说了点什么。

只猜对了一半。

说了点什么的是斑。

一切都照常进行着,宇智波斑也在一如既往的等待着千手柱间的告白。

他等到了永恒万花简的开启,等到了泉奈的死,等到了换眼后的大战,等到了宇智波千手的结盟,等到了木叶的成立,等到了火影的选举,等到了神社的解读,等到了终结之谷的决战。

斑等的有点心灰意冷了,但他的内心还是希望那一天柱间会来向自己告白。他想,我等的还不够久,说不定明天柱间就说出来了呢?

所以他假死了一回,在地下等着。

等到了柱间和水户的婚礼,等到了纲手的出生,等到了柱间的死亡。

但他还是没有等到柱间的告白。

斑很生气,他觉得千手柱间就是个闷骚,明明喜欢他却还不敢表白。

可是他和水户结婚了。

那肯定是他那令人讨厌的弟弟逼他的!

连孙女都有了。

他是个负责的男人,结婚了就不会去辜负别人!

可……

别说了!

宇智波斑决定继续等待,万一有灵魂呢?虽然他不信。

他等到了带土的到来,最终,他终于等到了自己的终点。

但他还要继续等,所以他策划了很多很多。

然后才满意的睡下。

醒来的时候,他没看见柱间,于是打算做点什么来打发打发时间。

所以他召唤出了十尾。

然后柱间过了一会才来。

他根本没有迟到的愧疚!还让我在这里等!

斑很生气,但没有柱间死的时候那么生气。

所以他就在那里继续等着,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会。

然后柱间来了。

才不要分身!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让分身来做呢?

斑真的超生气。从一醒来就开始生气。

如果世界末日了,你还会继续憋着吗?

斑想实践一下,毕竟等太久了。

所以他用了无限月读。

我还是仁慈的,毕竟只是让他们睡觉而已。

斑很满意。

当他还是没等到柱间的告白,因为黑绝偷袭了他。

才不要!万一柱间在这段时间里向我告白了呢?

但他还是无法抵挡体内源源不断涌入的查克拉,意识逐渐涣散。

醒来的时候,战争差不多已经结束了。

他看到了柱间。

柱间走过来,说要和他在黄泉里再去喝一杯。

他有没有在我没有意识的时候告白呢?一点也不想知道了。

斑几乎睁不开眼,他也太记得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回答了点什么。

只是在一阵阵的昏沉中突然清醒了一瞬。

他突然回到了那个夏天,他和泉奈一直盯着那个在他记忆里永远滚动着的茶壶。他们俩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外面的蝉在扯着翅膀拉的起劲。

知————知————



























宇智波斑不接受告白,因为他是只傲不娇的那个宇智波斑。



暗示效应

a如果经常对自己身边的人说b喜欢他/她,时间久了a可能就真的会认为b喜欢他/她。

即使最开始仅仅只是开个玩笑。

评论(10)
热度(6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