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徘徊于文于画之间的初中生。
最近忙于学业,貌似转载比较多。
为了梦想,为了我的故事。
活着?活着。

用绳命诠释薛定谔的更新
入坑慎重
追更更加

但还是小迷妹。

没事作个死,神清又气爽

脑子有那么一点毛病的我(望天/)

来呀造作啊不怕啊!

@幽 吹爆她(づ′▽`)づ
不接受任何反驳

人好求勾搭,已有专属文手and画手。

但你还是可以勾搭我,随便来聊聊天呗~

有人吗?

病态之爱 1 [半授权翻译]【斑柱】

半授权翻译,没有去问原作者的授权,但要到了贴吧转载太太的授权。

名字是小女瞎起的,原来叫什么忘了。

初次翻文,请多指教。

大部分是机翻,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在评论区告诉小女。

会在第一时间改正的。

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欢迎大家捉虫。

尽量表达出原作者的意思吧,神韵什么的就不能指望了。

对不起!!!orz

人物属于原作者以及岸本老爷子,错误与曲解属于小女。

会在后面附带原文。

要喷的话,就喷小女,不要喷原作者。

鞠躬/

以上,如果都接受的话,那么我们开始吧。
























所以你不希望这场战争继续,对吗,柱间?


斑不耐烦地吐了一口唾沫,人们很容易将他误认为是某个狂热的疯子......虽然斑在战术上确实如此,所以这么说并没有多么牵强;或者说柱间沉思着;慢慢地围着他的死敌打转。


事实上,他确实不希望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继续下去,因为他承诺的只有毁灭与伤亡,还有对已经被诅咒的写轮眼的仇恨即将增加,老实说,这场战斗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斑会继续他的攻击行动,而他,代表将继续履行他保护村庄的职责。这种扭曲的竞争似乎没有尽头。因此柱间除了同意斑的话之外,别无其他要说的了,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伪装的忍者⒈


-如果斑能够用他声音⒉的力量,烧毁这个洞穴,他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后果将被诅咒(因为如果他真的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他很快就会被留在荒野中。他知道的。


.你很清楚我从来没想过和你打第一场,斑。-柱间再次试图扮演一个合情合理的角色。


每次都越来越难把斑牵扯进来,这会让他分心,不再盲目地破坏周围的地形,把每一个柱间的创造都烧成灰烬。每次柱间试图去了解,一个残忍的战士的躯壳里还剩下什么,他的兄弟的眼睛里闪烁着血腥和纯粹的光芒——但再一次无济于事。斑不会听取所有人的意见;或者说,除了他自己以外,他唯一一个被他称为人的对手。


哦,当然他对倾听不感兴趣,很久以前,人们的言语已经不再有用了,因为屠杀带来的疯狂的喜悦和从无数的喉咙中涌出的令人兴奋的血液的气味,就像是用镰刀割开的花茎一样;所有这些被诅咒的幸福感早已取代了柱间所知道的人类感情的残余。在过去。在过去,除了柱间,没有人愿意记住。


当然,保护那些记忆是徒劳的;纯粹的邪恶化身站在柱间面前,发出令人发指的笑声,宣称初代火影的软弱无能。


有时候柱间很想相信他


-也许斑代表的所有可恶的定义,都是为了他的形象?


.如果他真的是那个,连友谊都保持不下去的,恶心的傻瓜呢?他们沉湎于过去的梦想,害怕面对他们不可避免的未来,除了死亡什么都没有,丑陋无情的死亡充满了仇恨,而不是痛苦。也许是他,将和平带到火之国的代理人,代表着柱间,事实上,这就是为什么,斑一直为实现遥远的和平而战斗的唯一原因?


也许斑知道一些他自己无法得到的真相,因此他没有承诺和谐地生活,而是带领木叶人民下地狱,而不是人民为之奋斗的和平?


柱间无法回答自己的疑问,而且斑也不会听的。并不是说他会表达他的担忧,尤其是在一个疯子面前。一个曾经是他朋友的疯子,一个喜欢背叛他们的朋友,一个现在脑子里充满了自以为是的自负感的朋友......


但是如果斑真的是对的呢?


如果...


但柱间不能故意输给他。不管怎样斑都会认出这个阴谋的。他永远不会接受敌人的故意软弱,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让别人变得软弱的人;在这件事上,没有人有权表达自己的自由意志。那是徒劳的,对于斑来说一切都是徒劳。柱间只是一直在听这些侮辱,甚至懒得提供任何回应,这似乎更加激怒了斑。


.-如果你不想像个男人一样战斗...如果你真的是那个无望的,可悲的所谓弱者的领导者...你在那个叫火影的名字里有什么骄傲?卑鄙的统治者?可憎的全能者?什么,你没有什么不同意我,对不对?还是真相太痛苦了?或者等等,震惊吗?你知道什么是痛苦吗?显然什么都没有!别装傻了,柱间,跟我打!


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斑。你一定知道。


-我知道什么和我想做什么不关你的事。如果你的王国让你变得一文不值,那就不要反抗。是的,为什么,你说你还没准备好战斗。还没准备好,我的镰刀!那就别打了。真的,不要。就像傻瓜一样呆在这里,好好享受这种痛苦。毕竟,你必须知道你到底是谁。如果是这样,那么-学着点。


.柱间诚实地试图保持冷漠。斑以风景如画的咒骂方式而闻名;如果没有他们互相施加的诅咒和咒骂,他们之间的斗争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因此,柱间认为他可以不在乎。真的。


但是,这次不一样。虽然他可以摆脱针对自己形象的指控,但他仍然完全被他建立的秩序,他真正建立的村庄以及他为之奋斗的和平方法所影响。


-即使没有使用写轮眼,斑仍然设法通过他的心理防御。


.柱间因为对写轮眼具有难以置信的免疫力而受到欣赏,这在非宇智波人中是独一无二的。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研发出了比那双被诅咒的眼睛更有效的武器。结果证明语言是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因为他不是无缘无故被贴上天才的标签。


尽管那个疯狂的天才。邪恶,看似漫无目的。憎恨,可能是无情的。


无论他们是否说谎,都是无情的,但是心跳就在这里,明显而又激烈,只有柱间的存在才能激起的,让血液充满愤怒。


跟我来。放下武器。你不想打架,所以你不需要他们。


我没有自杀,斑。


哈,但你还是拒绝战斗?直接冲我来。看,我把镰刀留在这儿了。在这里,我的写轮眼也褪色了。看,很安全。即使对你这样的懦夫也是安全的。拜托,靠近点。还是当我没有武器的时候你还怕我?


这当然是一种轻描淡写的说法;对于在战斗中有用的大量的武器和其他物品总是一方面把他们两个人都隔开,因为完全没有武器显然是一个忍者的耻辱,然而斑的确放下了镰刀,这使柱间非常的困惑。


在柱间曾经习惯的事情上,斑已经厌倦了诅咒他,也许在他们交换几次非致命的打击后,复仇的宇智波又会再次消失在即将到来的黑暗之中,承诺在任何时间返回对于那些忙碌的村民来说,再次保卫他的村庄(和他的价值观)就不那么方便了。


.但是斑继续给他惊喜。他放下镰刀之后,他的写轮眼回到了他那黑色的眼睛,那黑色的眼睛是如此的黑,以至于它们看起来好似深不见底的漩涡一般。


这很适合他


①这里的原文是:katon,但是小女真的不知道作者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orz,有道和百度翻了好久都不清楚,所以只能选了个与原文连接的词换了上去。要是有大佬懂的话麻烦告知,小女会立刻纠正,真的是十分的抱歉了!

②应该是天照或者万花简什么的吧……


评论(10)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