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徘徊于文于画之间的初中生。
最近忙于学业,貌似转载比较多。
为了梦想,为了我的故事。
活着?活着。

用绳命诠释薛定谔的更新
入坑慎重
追更更加

但还是小迷妹。

没事作个死,神清又气爽

脑子有那么一点毛病的我(望天/)

来呀造作啊不怕啊!

@幽 吹爆她(づ′▽`)づ
不接受任何反驳

人好求勾搭,已有专属文手and画手。

但你还是可以勾搭我,随便来聊聊天呗~

有人吗?

emm(two)

照样,预警什么的全在大纲,点击头像查看

↪这章主要是泉柱!泉柱!泉柱!

翻车了……

顺便问一下有谁知道怎么制作长图片啊,文字转换的那种。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请继续吧。

不要脸的求个评论

有谁知道怎么制作图链的方法么,不然就无法开出车库了。
怂——


费劲的从大堆名媛的围攻中挤了出来,宇智波泉奈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溜到的聚会外围的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后,抬起头试图从大堆人中分辨出刚被他坑了的宇智波火核,但很明显着是徒劳。

正准备放弃希望时,眼角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千手柱间,泉奈眯起眼睛回忆到。

当年他撞破了自己哥哥向柱间表白的现场后,趁他不注意时便将此事告诉了他们的父亲,也是当时的宇智波集团总裁,宇智波田岛。

田岛知道此事后,就叫人去打听了柱间的姓氏。斑得知他是千手的人时,感到了非常的震惊,但是什么也没说。

约定的日期很快就到了,柱间和斑又一次在南贺湖见面了,他俩冲对方笑了笑,不约而同的朝对岸投出了石块。

石块被对方轻易的接住,可看到挚友的警告时,皆是脸色一变。

“哈,哈哈。那个,斑呀。我突然想起今天还有点事。就不能陪你玩了。抱歉啊。”

“没,没事的,柱间。我也是才记起我待会还有课。就算你有时间我也没办法陪你啊,哈,哈哈。”

在他俩身后埋伏着的家长们皆是一惊:柱间/斑那家伙竟然突然倒戈!

斑还没向前走几步,就看到转角处的父亲和泉奈走了出来。刚想回头提醒柱间快跑,却发现他的身后也同样是一大一小。

那次较量的过程泉奈也记得不是特别清楚,只记得最后是哥哥答应父亲和自己去国外留学为代价才离开的。

出国后,在与斑朝夕相处的过程中,泉奈发现喜欢的其实就是斑。迫于现实,他压下了自身对哥哥的情感与爱意,继续和斑维持兄友弟恭的关系。

上上个月,田岛逝世。遗嘱上明确的表明宇智波斑为第一继承人,由宇智波泉奈和宇智波火核辅助成为新一任总裁。

这是他们俩回国后的第一场酒会,但斑根本不打算来,于是可怜的火核就只好替他那上司来参加这次所谓无聊的酒会了。

回忆结束,音乐声将泉奈拉回现实。他定了定神,再仔细的将那长发男子打量了一遍。嗯,没错,那的确是千手柱间。他想到。

警惕的看了看周围有没有那些令人头疼的名媛后,他就走向了千手柱间。

此时柱间并不好受,由于是第一次来参加酒会,与他一同前来的扉间刚刚就一直处于失踪状态,加上不好意思拒绝别人,在围攻下被灌了不少酒。

基本上已经当机了的大脑里唯一还清楚记得的就是此次前来目的,找到宇智波斑,与他一同商议宇智波千手合作一事。

迷迷糊糊中,柱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一样的黑眸,一样的炸毛。他下意识的就将那个快步向自己走来的人认做是自己正在寻找的宇智波斑。

待泉奈可以完全看清楚柱间的脸时,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发现柱间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走了过来。之后自己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听见千手柱间有些口齿不清的说到:“斑,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了好久。”

泉奈突然楞住了,他十分清楚,柱间这是将自己当成了斑,所以他才会这么对自己。

“哥哥是我的!”他愤愤的想。没由来的,心里突然生出点嫉妒之情来。于是有些生气的从柱间怀里挣出。“抱歉啊千手总裁,兄长今日工作繁忙,所以并没有来参加酒会。我是泉奈。”他听见自己说。

这时他闻到了来自柱间身上的酒气,不禁皱了皱眉头。说到:“千手总裁您喝醉了,需要我扶您会房间吗?”他没和亲信一起来吗?喝成这样都没个人来管管。泉奈有些不悦的想着。

“唔,没事。我还没醉。”千手柱间连站都站不稳了。

泉奈在心里暗自夸了一下自己那为负的幸运值以及助人为乐的精神,叹了口气后便无可奈何的将柱间打横抱起,走到门口向保安说明了情况后就拿着房卡在前台小姐和保安的惊奇目光中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泉奈后悔了。

————————肉之线————————

啊啊啊怎么做图链啊啊啊(仰天长啸)

评论(8)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