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徘徊于文于画之间的初中生。
最近忙于学业,貌似转载比较多。
为了梦想,为了我的故事。
活着?活着。

用绳命诠释薛定谔的更新
入坑慎重
追更更加

但还是小迷妹。

没事作个死,神清又气爽

脑子有那么一点毛病的我(望天/)

来呀造作啊不怕啊!

@幽 吹爆她(づ′▽`)づ
不接受任何反驳

人好求勾搭,已有专属文手and画手。

但你还是可以勾搭我,随便来聊聊天呗~

有人吗?

emm(one)

本文又名:我不知道要打什么名字但就是想打个名字于是就随便打个很啰嗦的名字


哇竟然有人看。

要是还有人看就继续更新,吧。

嗯“吧”

话说下一篇有泉柱肉诶。

不过看起来你们好像更喜欢大纲

↪作者坑品全无,文笔超烂

就不打火影tag了

↪辣眼睛向注意

↪预警什么的全在大纲

点头像查看

 ↪极度ooc

↪入坑小心,追更慎重。





“斑?”待眼睛适应了刺眼的阳光后,一个土里土气的脑袋凑了上来。“斑!我跟你讲,我昨天回家后,看到了一本超——有趣的书呢!我讲给你听!”


被叫做斑的刺猬头少年从闭目养神的状态下恢复过来,有些心不在焉的应着:“嗯嗯,柱间你讲。”


“然后呀,斑!你又走神了!”柱间有些不满的说到,“这是你今天第四次走神了。是出了什么事吗?还不可以告诉我的那种。”他歪着脑袋看向斑。


“……你真的想要知道吗?”斑将他的头摆正,问道。


柱间一听有希望,赶紧点头,也不管自己的耳朵还在斑的手里。最后自然是捂着发红的双耳直吸气。


斑看见他那样子,不禁就大笑了起来。等擦掉了由于用力过猛而出现的生理泪水之后,他说:“你还是放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柱间一听到这话,刚刚还在耳朵两旁的双手瞬间就戳到了地面上,头上的黑气止不住的往外涌:“啊啊,不是说好了我们是彼此之间的知己吗?为什么斑连自己苦恼的事情都不愿意告诉作为知己的我呢?果然我在斑心中的地位还是太低了啊。”


这下无奈的就是斑了,他清楚这是他挚友的一个毛病,如果你打击到了他,他就会突然消沉,并且不断的发出碎碎念一般的怨气。


不!就是碎碎念!


“柱,柱间。”斑犹豫着开口了。“嗯?”刚刚还沉浸在碎碎念中的柱间抬起头来,无辜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那,那个。柱间,我想说,我……”这下斑更加的犹豫了。


他闭了闭眼睛,心一横,喊道:“我,我喜欢你!柱间!”


“哎?”

“哎!”


声音从身后传来。


斑惊讶的回头一看,是泉奈。


“哥哥你,向柱间哥哥表白了?”泉奈睁大了眼睛:“不可以!就算柱间哥哥同意那我也不同意!哥哥你怎么能和连姓氏都不知道的人表白呢!”他喊道。


斑似乎有些颤抖,不知是生气还是什么:“泉奈!即使不知道姓氏也没关系!柱间他是怎么样的人我清楚!他……”


柱间将他的话打断了:“斑,泉奈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连彼此的姓氏都不知道。能给我几天时间想想好吗,我会给你答复的。”他似乎很认真。


斑垂下了手,声音里有着许些失望:“好吧,那后天你能来这里吗?我想等到你的答复。”


“我想应该是可以的。”柱间试图笑了笑。


斑转过身去,声音小了很多:“那你要来哦。泉奈,我们回去吧。”


泉奈点了点头,没说话,但给了柱间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就先这样吧,emm怕有人看不懂什么的,有好多想说的东西,可惜小女文笔不佳,没有将想要表达的意思完整的写出来啊。

躺/




啊?什么?你问我大纲的结局?

你猜呀(被打)

评论(1)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